(中国)法制经济促进会主管/主办
热点聚焦 热点透析
热点关注 热点专题
视频专题 行业专题
社会新闻 财经新闻
三农新闻 教育新闻
县域新闻 法制在线
产经动态 地产走向 宏观向导
各地农业 美丽乡村 热门景点
经济纵深 社会公益 深度报道
新闻评论 安全动态
政策法规 旅游风光
书画天地 人物访谈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 > 视频在线 > 网友上传 >

为何年迈夫妻卖房 连遭诈骗不测

时间: 2019-04-11 20:34 作者:xxj1117 来源:未知 点击:
导语:7年前,家住河北涿州的聂云水从签订了一份自家房屋的买卖合同开始,陷入一连串复杂的民间借贷纠纷中,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还有落在他身上的几百万赔付责任,仁义尽失,血本无归。

为卖房产 替人担保

历时近7年,被害人67岁的聂云水和65岁的杨满金夫妻俩因一起合同诈骗案被拖入了无尽的深渊——因两份合同虚假诉讼,法院采信无效合同判决致夫妻俩卖房末得到一分钱而房产被变卖。

据聂云水陈述,7年前,家住河北涿州的聂云水与王富龙( 已因诈骗罪判刑)签订了一份自家房屋的买卖合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陷入一连串复杂的民间借贷虚假诉讼欺诈案中。后聂云水向公安机关报案,王富龙于2015年5月10日被拘留,后被批准逮捕。2016年起三次被涿州市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2017年终审判决十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手段或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民事行为’无效。无效的民事行为,从行为开始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然而据聂云水反映:涿州市人民法院部分工作人员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采信无效合同枉法判决,致使聂云水、杨满金两位老人辛苦一辈子得来的家产付之东流。

 

卖房不成 反被欺诈

据聂云水陈述,当时王富龙自称是河北中弘伟业房地产开发董事长,在河北霸州开发房地产想整体买楼,通过别人介绍知道聂云水要卖楼,于是找到聂云水。经商谈,聂云水与王富龙约定楼房卖价1000万元,分三次付款,首次450万元,第二年付350万元,第三年200万元。2012年8月25日,聂云水与买方王富龙在河北涿州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并由河北中弘伟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具二三期付款担保书,约定十天内付首付450万元,房款付清后办理过户手续。

万万没有想到王富龙买房是假,目的是为了诈骗。

据王富龙在公安部门交代:“2013年5、6月份的时候,我找到了我的一个朋友王宏伟,他是开厂子的,有些钱。我找到他后,首先说明想跟他借200万元钱,我就跟他说明我在冠云路买了一处房,买了后想用这处房从银行抵押贷钱,但是银行手续繁琐,太慢,先用两个房产本抵押从他那借200万,等银行放款后再还他。当时他要求必须得走正常的抵押流程,我同意后也向他表明,如果银行同意放款必须先把这次借款抵押解除,配合银行放款再还钱,他也同意”。 

王富龙又找到聂云水,欺骗说“找到的一家担保公司,7天內就可以替他在银行贷款2000万。因抵押条件还差一点抵押物,如果用你们部分房本凑够抵押物,担保公司马上出面办理银行借贷手续;这次银行的贷款钱一到,一定先给你全部房钱”。 聂云水认为既然房子已经签约了,担保公司能帮他在银行贷到款也能还清购买房产的钱就同意了。

在聂云水不知情的情况下,2013年6月份,王富龙向王宏伟借款200万元,双方谈好了条件,还蓄意签订了“两份不同性质的借款合同”。

2013年6月27日在涿州行政大厅,王宏伟以担保公司名义派会计配合王富龙让聂云水、杨满金办理“房屋他项权证”;并在担保合同上签字后采取换页掉包的方式,换成2013年6月27日“借款合同”,骗取了抵押物“他项权利证”。

第二天,2013年6月28日,王富龙又与王宏伟重新签订了借款合同,转贷放款,王宏伟开始按月利息3%(3分)收利息。借贷双方向提供房产抵押担保人聂云水隐瞒借贷事实达11个月之久。

王宏伟签订的两份借款合同的动机是:前者拿抵押物;后者放款、收利息。这一前一后两份借款合同,有着本质区别:前者是王宏伟以担保公司名义配合王富龙骗聂云水、杨满金签订的抵押担保合同后掉包的“借款合同”,也叫诈骗合同,是法律规定的无效合同。后者则是一份要素完备的真借款合同,既约定了借款数额、还款期限,也规定了利息比例,还重新确立了两名担保人,是合法的借款合同。合同签订后,公司放款194万元、王宏伟收利息42万元。

直到2014年5月王富龙逃逸。聂云水发现被骗后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王富龙于2015年5月10日被拘留,后被批准逮捕,2017年终审判决十年。

原告王宏伟依靠涿州市法院有关系,用真合同、假诈骗合同来回在法院起诉,以同一诉求让法院判令:第一被告王富龙返还本金200万元,并按银行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利息;判令聂云水、杨满金在抵押价值范围内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法院立案为(2014)涿民初字第2892号和(2014)涿民初字第3902号两案,指派法官刘海虹一人号称“合议庭”审理。

据聂云水陈述,涿州市人民法院法官刘海虹故意违反法律规定违法审理,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法律文书作假。

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法院四次开庭都只是刘海虹一名法官,但判决书中却谎称“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有证人及看守所录像可以证明)。

法律文书作假:四次庭审虚构法官署名,审判员杨金水,人民陪审员赵兴从来没有参加审判,而庭审笔录“审判员”一栏中都有杨金水签名?为什么要在法律文书中造这个假?

连庭审地点都作假;前三次开庭都在刘海虹办公室开庭,庭审笔录记载“第五审判庭”。第五审判庭是什么样子当事人没有见过,更没有去过。

 

首先;原告用真借款合同;法院违反法律规定裁定撤诉隐匿证据;

聂云水认为:涿州市人民法院法官刘海虹审理(2014)涿民初字第2892号案查明:事实真实清楚,证据齐全吻合,法律证据合法有效。原告强调;“王宏伟与王富龙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体现,王宏伟交付了借款,王富龙交了7个月利息(42万元)借款合同合法有效”。

庭审完毕,法院法官公然舞弊该判不判,违反民诉法第238条:“法庭辩论终结后原告申请撤诉,被告不同意的,人民法院可以不予准许”的规定。武断裁定原告撤诉,隐匿证据。

撤诉第二天,原告用2013年6月27日诈骗合同“复印件”在法院虚假诉讼,法院马上立为(2014)涿民初字第3902号制造假案,。

其次,审理(2014)涿民初字第3902号篡改被告口供编造理由,多次开庭让原告提供“不是新证据”,将法人事实证据转嫁给自然人;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欺诈,为王宏伟栽赃骗保,欺诈巨额财产保驾护航。

   在公安部门讯问王富龙笔录中,王富龙交代:“聂云水这头稳住了后,我就又找到王宏伟,跟他说房主我约好了,我把抵押的两个房产本复印件都给了他;让他把一式三份的合同准备好,约定好了日期,让他签好了后直接把合同拿到行政大厅。都准备妥当后,按照约定日期,王宏伟给我打电话说他已经派了会计到行政大厅。于是我就找到聂云水,接上聂云水一起到了行政大厅,见到了王宏伟的会计,我上前就把会计准备的合同拿出来,背着聂云水把合同第一页都撤了出来(因为第一页合同最上边写着借款合同,不能让聂云水知道),指着王宏伟的会计就跟聂云水说:这就是担保公司的人,你签了这份担保合同就完了”王宏伟已经涉嫌合谋诈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款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手段或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民事行为无效”。 本案民事案与刑事案(2017)冀06刑终480号案存在1、法律事实相同;2、主体关联;3、标的物关联。刑事案件审理关系当事人合法权益。聂云水多次请求中止审理,法院不批准。法院无视王富龙被逮捕,违背先刑后民法律,抢在刑事案前面判决聂云水、杨满金承担连带责任。

更让聂云水和杨满金夫妻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被害人被借贷双方合谋诈骗后还要向诈骗人承担欺诈案款355万元。最终法院强制执行,将聂云水和杨满金夫妻俩价值500多万元的房产变卖355.4万元,支付给参与合谋诈骗的原告王宏伟。

聂云水、杨满金不服上述判决,向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提出改判聂云水、杨满金无需承担本案连带责任等请求。主张的理由主要是:一审判决认定的借款合同是被诈骗的合同,是无效合同。被上诉人王富龙骗上诉人在2013年6月27日在涿州市行政大厅房屋抵押合同上签字后再偷换成2013年6月27日借款合同的诈骗事实有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为证。现王富龙也由此构成了合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逮捕。按照法律规定,被欺诈而形成的合同属于无效合同,一审判决以无效合同作为依据,与法律规定相悖。

而保定市中级法院完全站在维护原审立场上,枉顾王富龙交代王宏伟合谋诈骗,编瞎话掩盖其过错的实事,判决“虽然王富龙在对公安机关的供述中承认其签订抵押担保时欺骗了上诉人,但王宏伟对此并不知情,王宏伟是基于上诉人的担保才将款项出借给王富龙的,王宏伟并无过错,其合同法权益应到保护”。

聂云水、杨满金老两口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被欺骗的现实,只能继续通过各种方式去寻找能够讨回那份公道的路。

针对此案,本网将继续关注,以了解事件的真相。

 

(责任编辑:xxj1117)

栏目列表

独家报道

更多>>

政策法规

更多>>

读者来信

更多>>

公益活动

更多>>

本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本网招聘 | 本网声明 | 广告服务
在线QQ: Copyright©2009 wz.tao371.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国)法制经济促进会   技术支持:易淘天下网络科技
咨询QQ:932939617 邮箱:932939617@qq.com
社区时间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4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