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制经济促进会主管/主办
热点聚焦 热点透析
热点关注 热点专题
视频专题 行业专题
社会新闻 财经新闻
三农新闻 教育新闻
县域新闻 法制在线
产经动态 地产走向 宏观向导
各地农业 美丽乡村 热门景点
经济纵深 社会公益 深度报道
新闻评论 安全动态
政策法规 旅游风光
书画天地 人物访谈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 > 热点聚焦 > 热点关注 >

聊城冠县:民营企业家朱英民何以身陷囹圄?

时间: 2019-04-15 20:30 作者:xxj1117 来源:未知 点击:

  初春的山东聊城,狂风肆虐,春寒料峭。莘县看守所的一间监室内,朱英民蜷缩着身躯,裹紧棉被,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位聊城市冠县知名的民营企业家,正在遭受一场春天的寒冬,近几个月来经历的一切,又如同放电影一样,在他面前一幕幕走来,又一幕幕离去……

  朱英民:参军、入党,后创办冠县港海薄板有限公司,每年上缴税金数百万元,系聊城市十大杰出职工、模范党员、捐资助教先进个人、“富民兴聊”奖章和优秀民营企业家获得者,还当选为冠县第十六届人大代表、聊城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
  案发:2018年11月9日晚,朱英民被聊城市公安局聊南分局跨县区抓捕;2018年11月11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8年12月15日,被聊城市公安局聊南分局刑事拘留,羁押于莘县看守所;2018年12月30日,被莘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他这位红极一时的民营企业家何以身陷囹圄?

  是战友情深,还是引狼入室?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每当耳畔响起这首《战友之歌》,朱英民总是心如刀割。他走到这一步,完全葬送在了所谓的战友的手里,他万万没有想到,昔日情同手足的战友,如今竟然成了欲置自己于死地的恶魔。
  付建军与朱英民同龄,又同年入伍参军,退伍后两人关系依然十分密切,特别是在朱英民创办企业具有了一定的经济实力之后,他对付建军总是有求必应,从几十万到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只要付建军需要,他总是不惜一切代价予以帮助。随着两人关系的进一步加深,朱英民一步步陷入付建军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因朱英民为冠县赵某公司代偿资金2700多万元,导致银行抽贷,朱英民的港海公司经营步履维艰。2015年6月初,付建军主动找到朱英民,许诺其在北京中关村有关系可以将港海公司托管上市,并以此为借口,让朱英民将港海公司租赁给付建军控制的冠县恒润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双方于6月10日签订了租赁经营合同,期限为三年,合同约定租赁期间付建军6个月内不支付租金,6个月以后利润的90%偿还北京某企业的借款,10%作为港海公司的租金,用于偿还其他债权人的借款本息。同年7月份付建军开始经营港海公司。
  2015年10月付建军向冠县政府承诺以3.82亿元收购港海公司,称他完全有能力把港海公司经营好,并尽快让港海公司成功上市。为使港海公司成为冠县第一个上市的企业,求“绩”若渴的冠县政府领导多次找朱英民谈话,让其服从大局,离开港海公司,放手让付建军经营。在县领导的施压下,同年11月,朱英民被迫离开了自己创建并经营多年的港海公司。
  付建军掌控港海公司经营权后钢材价格不断上涨,每月利润丰厚,而付建军在掌控港海公司15个月的时间里从未支付租金,也不偿还港海公司其他债权人的债务,更没有出资收购,这样就引起债权人的强烈不满,银行和债权人纷纷找朱英民讨说法。冠县政府立即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进厂协调,付建军后又承诺每月向县政府支付150万,用于港海公司偿还银行贷款利息和债权人欠款。但是一直到2016年3月31日,付建军仍然没有兑现任何承诺。
  不仅如此,付建军还雇佣以孙相勇、姜磊军、袁新超等人为主的黑恶势力强行驱逐港海公司债权人、法院法官及银行工作人员等。至此,付建军独霸港海公司进而获取高额利润的野心昭然若揭。
  为防止损失进一步扩大,朱英民多次到法院起诉,试图通过法律途径解除他们之间的租赁合同关系,但是屡遭冠县法院的拒绝。无奈之下,2016年4月25日,朱英民向恒润公司及其付建军送达《解除合同通知书》,并委托律师给付建军送达解除合同的《律师函》。
  付建军在经营港海公司期间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对机器设备不维护、不保养,进行掠夺式、毁坏式生产。到2016年10月份,在付建军以恒润公司名义控制港海公司长达15个月时间里,获取销售收入3亿余元,纯利润达5000万元。
  2016年10月4日,朱英民采取自我救济措施,依法收回了本属于自己的企业。为此,付建军怀恨在心,开始实施欲把朱英民置于死地的计划:
  2016年10月9日夜晚,朱英民正在办公楼一楼西侧走廊走动时,一颗子弹将办公楼窗户数层钢化玻璃击穿,朱英民敏捷地蹲下身子躲避才幸免于难,经当地公安机关侦查后此案至今没有下文。
  2017年3月21日,由于付建军诬告陷害,聊城市公安局以涉黑涉枪为名将朱英民刑事拘留。经公安机关调查取证,未发现朱英民任何违法证据,随后解除了对他的取保候审。
  2018年11月9日,因付建军等人的举报,聊城市公安局聊南分局跨县区将朱英民等人抓捕,同年12月15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朱英民等人刑事拘留,并羁押在聊城市莘县看守所至今。
  是经济纠纷,还是寻衅滋事?
  付建军及恒润公司在收到港海公司送达的解除合同通知书及律师函以后,未在三个月内依据法定程序提出异议,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港海公司和恒润公司的租赁合同已经解除。自2016年7月25日起,付建军掌控的恒润公司已经丧失了对港海公司的经营权,之后的占有均为非法占有,然而付建军却拒不交还港海公司的经营权。2016年10月4日,朱英民与全体债权人和股东一起进厂收回了港海公司的经营权。
  2017年2月13日,冠县人民法院在(2016)鲁1525民初4615号民事判决书中明确载明:“2017年1月9日,调取了冠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在朱英民等人进厂收回公司经营权的过程中)未发现哄抢、黑社会等暴力现象……”说明朱英民在依法收回企业的过程中,没有与任何人发生任何冲突事件。
  为了使收回企业经营权的行为更加有理有据,朱英民一边收拾烂摊子,修复设备,恢复生产,一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确认解除双方的租赁合同,2017年2月23日冠县人民法院和2017年11月10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均作出了解除港海公司与恒润公司租赁合同的判决。
  朱英民认为,港海公司与恒润公司的租赁合同纠纷已经有一审、二审两级人民法院的审理,通过法院的民事判决更进一步证明了本案是民事纠纷,公安机关再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违反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第21条的规定。生效的民事判决足以证明本案是民事纠纷而非刑事案件,聊南分局将民事纠纷立案为刑事案件,是被明令禁止的公安机关插手民事纠纷的行为。
  是监视居住,还是非法拘禁?
  2018年11月9日晚,在付建军等人的诬告陷害下,聊城市公安局聊南分局民警,突然跨县区抓捕包括朱英民在内的10余人,案由是因为他收回公司经营权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罪”,随后,朱英民等三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时间长达37天。
  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第一天,朱英民被关在一间没有任何光亮的屋子里,双手一直被戴着手铐,第二天至第五天晚上,朱英民的一只手被拷在暖气片上,他只好侧着身体,大胯两侧被硌伤。聊南分局安排多人轮流对朱英民看守,其中有民警、协警,也有保安,他们不分昼夜地玩手机游戏,故意调大手机音量,干扰他休息。12月10日,聊南分局王珏等人分别对朱英民进行了长时间的讯问。为了早日结束这种非人的生活,朱英民被迫按照聊南分局的要求做了讯问笔录。2018年12月15日上午,聊南分局立即对朱英民等三人变更强制措施为刑事拘留。
  朱英民没有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况且,朱英民在聊城市辖区内有固定的住处,聊南分局对朱英民采取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75条的规定,是一种非法拘禁的行为。
  北京一位资深律师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非法拘禁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对嫌疑人所作的讯问笔录属于非法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本案中,在没有发生任何违法行为的前提下,朱英民依法收回本属于自己的企业,排除他人的非法占有,维护自身正当的合法权益,不仅不构成寻衅滋事犯罪,恰恰是民法和物权法上所有权人行使所有权的一种表现形式,应该受到法律保护。朱英民的合法经营权受到侵害以后,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自我救济的权利,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根本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据反映,聊城市公安局聊南分局作为办案单位,自称只查朱英民,无权查付建军,但是,近来此案的有关报道已经引发民众的广泛关注,媒体仍将继续关注此案的进展。(尤旭默)
 
来源:中国时讯网
原文链接:http://ksgh.net/gnzx/7998.html?from=timeline

(责任编辑:xxj1117)

栏目列表

独家报道

更多>>

政策法规

更多>>

读者来信

更多>>

公益活动

更多>>

本网简介 | 机构设置 | 本网招聘 | 本网声明 | 广告服务
在线QQ: Copyright©2009 wz.tao371.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国)法制经济促进会   技术支持:易淘天下网络科技
咨询QQ:932939617 邮箱:932939617@qq.com
社区时间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4828号